2, 7月 2022
“双料冠军”罗德里格斯

在罗德里格斯近40年的投资生涯中有两次转折点,这两次也是他成功躲避了金融危机,并被誉为“预言大师”的经典案例。他两次准确地预见到股灾的来临,两次向世界发出警告,两次被人嗤之以鼻,并遭遇投资者赎回基金的尴尬。但是,两次,市场都证明了他的预测惊人的准确,两次,他采取措施避免了投资者深陷危机之中。

第一次危机缘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著名的网络股泡沫。当时,市场陷入网络股狂潮之中,很多传统行业如保险、银行和房地产公司的优秀股票价格低得难以置信,而亏损严重且看不出转机的科技股估值高得离谱。1999年,罗德里格斯将这种现象描述为“只不过是披着投资的外衣进行投机”,并开始大幅减持科技股。他为此付出了代价:大量持有人选择赎回转而去追逐那些高业绩产品,基金规模从8亿美元急剧缩水到3.5亿美元。罗德里格斯至今仍然记得当时所面临的压力,他在一次采访中透露,自己收到一封匿名信,以“两头透气的纸袋子”为比喻,讽刺他同时管理债券和股票基金,显得缺乏专业性而错过科技股行情。

但是,市场很快就给出了正确答案。2000年3月以后,网络股泡沫破灭,纳指跌幅超过60%,很多个股跌幅甚至超过90%。而在2000~2002年间,FPA资本基金回报率是29%,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回报率为-38%。罗德里格斯一战成名,管理规模稳步上升。

第二次就是著名的2008年次贷危机。2005年起,罗德里格斯注意到当时普遍认为安全的抵押贷款债券却在发生大量违约,他开始迅速抛售次贷,提升投资组合的信用质量。到了2007年,FPA资本基金的现金比例已达到40%。他被嘲笑为“错失一生中最火的行情”,2007和2008年,FPA资本股票基金净赎回额达到7.11亿美元。次贷危机随后蔓延至无法收拾,2009年3月2日,道指收于6763.29点,创下1997年4月以来的最低,市值在一年半时间缩水50%。

2008年,证券市场已难以用哀鸿遍野来形容,仅前10个月,大盘股票型基金平均跌幅超过30%,垃圾债券基金平均下跌18%,货币基金跌破1元。而2008年,罗德里格斯管理的FPA新收益基金将99.48%的资产配置在3A评级的债权上,当年取得4.3%的正收益,并获得了2008年晨星的固定收益年度经理奖项。2009年其股票基金回报率达到惊人的54%,超过股指27个百分点。《华尔街日报》将他称为“灵验的预言家”。

这位被冠以“现金之王”的基金经理平时最喜欢的运动是赛车,2010年,61岁的罗德里格斯开始了自己为期一年的休假。而当2011年他回归工作后的新预言是:如果我们不尽快搞定预算问题,经济将大祸临头。“我相信两到五年内,我们将再次面临跟刚刚过去的危机规模相当甚至更大的危机。”他说,“这次将发端于联邦政府层面。”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2, 7月 2022
罗德里格斯:谋定而后动

FPA资本基金(FPA Capital fund)的基金经理罗伯特?罗德里格斯日前表示,他管理的资产规模为18亿美元的FPA资本基金现在持有的现金比例达40%左右。

这位被CNN《金钱》杂志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基金经理”表示,与多数人的观点可能相反,我必须保护好自己,现在还不到满仓杀入的时候。

一般而言,共同基金经理大多倾向于在一个广泛的市场上满仓投资,而罗德里格斯是第一太平洋顾问公司(First Pacific Advisors)的总裁,他习惯于挑战共同基金业的传统共识,几年来他一直对股市上小盘股的估值水平深表怀疑,因此更愿意持有大量现金。

罗德里格斯日前表示:“最近两三年里,我们持有的现金比例很高,大约在40%?45%之间。”他说:“我的这种做法好像在拿我的公司做赌注,但是我宁愿错过一些生意,也不愿意让我的客户亏钱。”

罗德里格斯的祖父是墨西哥一名大地主,由于同情Pancho Villa的革命运动而被政府征收了全部土地,因此他对失去财富的痛苦有很深的记忆,更不能容忍自己管理的基金亏钱。今年第一季度,像他这样的基金经理因持股比例低而损失较小,因此也较好地保护了投资者的资金安全。那些重点投资金融股的基金一季度的平均损失达12.1%,

管理着伯恩哈姆金融业基金(Burnham Financial Industries)和伯恩哈姆金融服务业基金的安东尼?斯卡兹今年一季度的净值损失不算太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AIG、房利美、房地美等公司公布年报之前,斯卡兹从2月份起建立了很大的现金头寸。他说:“大量持有现金使我避开了金融股的大跳水,也使我有机会在大抛盘中寻找新的投资机会。”

相比之下,坚持满仓投资的ICON金融基金承受了金融股被抛售所带来的冲击,该基金净值一季度里损失了17.5%。几乎没有持有现金的大摩金融服务基金今年净值下降了20%。

一些基金公司通常要求其基金经理在绝大多数情况保持满仓投资,以恒康基金公司为例(John Hancock Funds),该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被要求不管市道阴晴如何,要将资产配置到各种有价证券中去。恒康公司总裁凯思?哈斯汀说:“我们一般要求基金经理或投资组合经理的现金持有比例不得超过5%。”因此,恒康公司旗下基金今年损失惨重。年初该公司旗下的19只基金几乎没有持有多少现金,一季度,这19只基金中的11只净值损失超过了20%,另有6只基金的净值损失也在15%左右。

罗德里格斯管理的FPA资本基金业绩领先于同行业多数基金,过去5年里,FPA资本基金的年均收益率达15.7%。次贷危机使美国共同基金业哀鸿遍野,许多明星基金业绩也是差强人意。以今年第一季度为例,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9%,而FPA资本基金的净值却小幅上涨了0.4%。尽管如此,FPA资本基金在过去一年的资产规模也缩水了12%左右。

一些奉行“价值投资”理念的基金经理往往在找不到符合其投资标准的股票时也会选择持有现金。尖塔价值基金(Pinnacle Value fund)经理约翰?戴希尔今年初持有的现金比例达到其基金资产的58%左右,今年第一季度,尖塔价值基金净值下跌了3%,但仍跑赢了标准普尔500指数。

分析人士指出,投资者要再度拣起“买入并持有”的策略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目前的市场时机还不是那种非此即彼的黑白分明,今后数月内,那些奉行择时交易的投资者可能会成为市场走出低谷的重要推动者。

投资共同基金就像是对自己未来的押注。这里有好多的不确定性:一是基金经理是否有足够的投资经验?二是基金经理的运气如何?三是资本市场的前景怎样?四是基金经理如何对待持有人?前两个因素很难估量或者预测,第三个则根本无法预测,第四个方面可能容易评估,你可以看看基金的管理费率、基金经理是否会保护持有人的利益而遏制基金的规模扩张、基金经理能否及时透明的披露相关信息等。

《金钱》杂志今年4月在评估了基金经理的长期业绩和他们对持有人的做法等因素,认为在这方面,罗德里格斯被评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基金经理”。罗德里格斯在过去20年里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业绩:他管理的一只股票基金和债券基金都取得了不俗的投资收益。

罗德里格斯今年59岁,从1984年起,他开始管理着FPA资本基金和FPA新收益基金(FPA New Income fund)。管理多只基金的经理不乏其人,但同时管理一只股票基金和一只债券基金,这好比同时参加两场马拉松比赛。99%的基金经理都没有勇气接受,也没人在这方面比罗德里格斯做得更好。

FPA资本基金是一只专注于投资美国小盘股的股票基金,该基金的年化收益率比标准普尔500指数要高出3.9个百分点,比罗素2000小盘股指数高6个百分点。

罗德里格斯管理FPA新收益基金的20多年里,从未有哪一年出现过投资亏损的情况。该基金自1984年以来的投资收益率比雷曼兄弟总体债券指数要高出0.2%,这在债券投资里是一个很大的业绩优势了。

罗德里格斯在取得良好业绩的同时,对基金持有人也相当公正。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他本人也是自己管理的两只基金的最大个人投资者。FPA资本基金的管理费大约是每1000美元的投资收取8.60美元,仅相当于美国股票型基金费率水平的一半;FPA新收益基金每年的费率则为0.62%。

罗德里格斯还会周期性关闭其基金,以避免基金规模扩张得太大,资金流入得太快。从2004年起,FPA资本基金已经对新的投资者封闭,而FPA新收益基金现在还可以接纳新的投资者。

即使在基金开放期,罗德里格斯规定,如果一个持有基金不足三个月的短期投资者要赎回基金,他必须支付2%的手续费。(由于罗德里格斯管理的基金通过金融顾问销售,因此申购费较高,FPA资本基金的申购费达5.25%,FPA新收益基金的申购费达3.5%,如果投资者持有数年,其低廉的管理费可以弥补申购费方面的损失。)

不仅要遏制基金规模过大,罗德里格斯还要保证自己是一个谨慎的投资者,他只有在确信一只股票有良好的升值空间才会出手。他通常最多持有25只股票,并且将其基金资产的40%都投入到前10大重仓股,他持有一只股票的时间往往会长达3?5年。

通常,美国一只共同基金一般持有100只股票,前十大重仓股占总资产的比例不超过25%,平均持股时间不足1年。罗德里格斯坦承,他管理的基金不适合那些希望快速从股市和债市获取高额回报的投资者。

去年6月,罗德里格斯在一次演讲中曾警告可能爆发的次贷危机,以至于有人笑称他可能拥有传说中的魔法水晶球。他将其管理的两只基金的现金比例提高,其中FPA资本基金的现金比例达45%,FPA新收益基金资产的66%为现金。他还在去年12月宣布暂停买入股票和高收益债券,直到他确信市场环境转变为止。

目前,罗德里格斯持有的股票包括电器销售商Avnet公司、服装零售商Foot Locker公司、炼油企业Patterson-UTI能源公司和其他一些被他称作“财务实力雄厚的市场领先企业”。

2008年初,美国股市向下大幅调整,罗德里格斯冷观其变。他认为美国的房地产市场还可能进一步降温,信贷危机有可能恶化,他和他的分析师正在研究一系列公司(主要是零售、科技和能源行业),他觉得金融股会进一步下挫,市场好转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