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0月 2022
加盟英超3年还不会讲英文 特维斯惨遭队友质疑

卡洛斯-特维斯已经被告知,他是时候学会说英语了,因为有传言指,当休斯告诉他这个问题时,他只会以que(西班牙语,意思是:“什么?”)来回应,尴尬的是,他已经在英格兰待了超过3年了。

这三年中其中包括西汉姆的1年和曼联的2年,但如今特维斯还需要一个翻译跟在他身边来为自己翻译球队会议和比赛安排的内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他才和弗格森沟通失败从而导致关系破裂,而他的曼城兼阿根廷队友萨巴莱塔仅仅花了12个月就能操一口流利的英文与教练和队友沟通。

24岁的萨巴莱特也认为特维斯是时候学习英文了:“这很重要,我每周都上一次英文课,因此我的英语现在好多了,我总是在不断尝试,我以前也不会说英语,但在学习后可以了,我已经告诉卡洛斯,他需要和我一样去上课。他有时也努力想要说英语,但这真的很重要,因为我们需要和队友和教练还有其他人交流,加上我们未来都要住在英格兰。”

2008年夏天,萨巴莱特从西班牙人加盟,但如今他已经可以流利接受英国媒体的采访,但在特维斯加盟曼城的新闻发布会上,所有人都被他还只能用西班牙语感到震惊,不过,萨巴莱特强调,这不会影响到特维斯在场上的发挥,因为他本赛季已经为曼城攻进了5球:“人们很满意卡洛斯,因为他总是会付出100%,他踢得非常出色,他是曼城的重要一员。”

而萨巴莱塔自己的位置却不稳定,幸好理查德斯状态糟糕,这名阿根廷后卫才可以成为主力,不过萨巴莱塔也称赞了理查德斯:“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球员,防守很好而且很强壮,他只有21岁,他拥有美好都未来,但所有球员都想踢主力,这很正常,因此机会是很重要的,许多球员都要竞争主力位置对球队有好处。”

萨巴莱塔还希望能够以好的表现入选阿根廷国家队,毕竟在马拉多纳的球队中,谁的位置都不稳固:“下场比赛是11月14号对西班牙,现在我不知道任何事情,大名单会在下周公布,我们必须要赢下最后一场比赛才能晋级世界杯,这对于我们来说很罕见,但现在马拉多纳很平静,这是他的一次机会,他曾经是一个优秀的球员,也许他需要利用世界杯成为一个好的教练。”

而休斯则只关心他的曼城,东土最近遭遇了3连平,新赛季的良好开局开始遭遇不顺,不过他们的客场成绩却得到了明显提高,本赛季仅仅在客场输给过曼联,本周末他们将要客场挑战伯明翰,休斯希望曼城能够延续客场坚挺的好习惯:“我们今年在客场的成绩好了很多,以我们拥有球员的水平,我们总是能够进球,因此我们必须要有信心面对任何球队,去圣安德鲁球场比赛总是困难的,但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击败任何人。”

8, 10月 2022
BOBNSPORTS英超:社媒晒欧冠水瓶图遭球迷嘲讽后删帖

北京时间9月8日凌晨,欧冠小组赛首轮,热刺将主场对阵马赛,这是他们时隔2年再度参加欧冠赛事。

热刺官方社媒在个人社交媒体晒出一张欧冠水瓶的照片,并配文:“Hotspur Way(热刺训练基地)。”

结果遭球迷嘲讽,不久后热刺官方删掉了帖子。许多球迷暗示热刺将自己的球队贴上了“放弃”欧冠舞台的标签。瓶子英文为“bottle”,也有放弃和退缩的意思。

球迷写道:“如果热刺明天以某种方式输给了马赛,那么会发生什么了,哈哈。”

8, 10月 2022
滕哈格学英语竞逐曼联帅位!

曼联官方证实,俱乐部正在进行完整的选帅流程,而阿贾克斯主帅滕哈格,与巴黎圣日耳曼的波切蒂诺,是最热门的两名候选教练。英媒披露,滕哈格正在上英语课,希望提升自己得到曼联帅位的机会。 【更多英超资讯】

现年52岁的滕哈特是一名荷兰教练,过去曾执教过拜仁二队、荷甲乌得勒支等球队,2017年滕哈特应邀担任荷甲豪门阿贾克斯主帅。滕哈特在阿贾克斯执教成绩出色,并因此获得了多家欧洲豪门的关注。去年夏天热刺曾有意邀请滕哈特执教,但语言障碍影响了谈判。而在本赛季索尔斯克亚下课后,曼联也曾联系过滕哈特,但他不愿在赛季中途离开阿贾克斯。

不过据《邮报》报道,滕哈特已经告知阿贾克斯俱乐部,自己将在本赛季结束后离开迎接新的挑战。目前滕哈特正在学习英语,以确保自己在今夏前往英超执教前能够熟练掌握英语,避免和球员们存在交流障碍。滕哈特首选计划是在今夏成为曼联主帅,但如果有其他适合的执教机会,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也有助于他参与竞争。

曼联准备在未来几周内和滕哈特进行处于接触,而滕哈特希望带上自己在阿贾克斯的助教米歇尔-范德哈赫一起前往曼联执教。除了滕哈特之外,波切蒂诺也是曼联考虑的新主帅人选之一,而安切洛蒂、恩里克等教练的名字也可能成为曼联选帅的目标。

6, 10月 2022
赴英国踢球要过英语关 中国人登陆英超将更难

英国移民局将在今年年底前实施新政策,要求所有外国球员或者教练申请劳工证时要通过包括读、写、听、说四方面内容的英语考试。

欧盟球员因为可以绕开劳工证环节而不受影响,而那些南美、非洲和亚洲球员恐怕就有不少球星倒在外语考试前了,因为他们普遍外语水平比较差。巴西人安德森与纳尼一起从葡萄牙球会转会曼联,但英语水平比起纳尼来差距不小,据说在场下和女孩搭讪都要队友来翻译。

“我们该不该坚持所有球员和教练来这里时都要通过英语考试呢?答案是应该。”移民局官员拜伦表示。不只是球员,甚至连球员的妻子或者女友在到达英国前也需要达到一定的英语标准。至于球员英语水平的要求,应该是“能理解各种具体的和抽象的复杂文本,并能和本国居民自由交流”。具体的标准会在今春发布。而这道即将竖在中国留洋球员面前的关口,恐怕远比劳工许可证本身更有杀伤力。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3, 10月 2022
英语讲得好房奴当得早

身边有一位警觉的新闻官是种什么体验?热刺主帅波切蒂诺清楚得很。只要新闻发布会中有记者不合时宜地提到“曼联”一词,他身边那个叫Simon的家伙就会抢过话筒,礼貌地让记者换一个问题。假如记者锲而不舍地一再追问,Simon可能就会使用委婉语向该记者下达逐客令,比如“你能关掉摄像机吗?谢谢”。你看,连让人滚蛋也说得彬彬有礼。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者迈克尔斯卡普林克是一名语言学家,他认为波切蒂诺的英语水平(刨除西班牙语口音)是英超所有外国教练中最出色的——甚至好过利物浦主帅克洛普(德国人的普遍英语水平在欧洲首屈一指)。他的判断依据主要是替换词用法:即同一句话、同一个词用其他不同方式表达的能力。显然波切蒂诺身边那位如影随形的新闻官,就是他最好的英语老师。

新闻发布会是这位英语老师的高能教学时间,课程大纲是换着花样扼杀波切蒂诺与曼联帅位之间的暧昧关系,尽管这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而波切蒂诺则对曼联采取一贯的“三不原则”——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判断一个人英语水平高与低,另一个方便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他说长句(,你懂就行)。在与曼联交锋前,波切蒂诺索性放飞自我,用一连串长句讲了一个有趣有料的故事。

时钟拨回1999年5月26日欧洲冠军杯决赛,那是曼联球迷可以吹一辈子的历史性日子。拜仁开场6分钟便利用任意球早早取得领先,剩下的84分钟,德国人固若金汤,而曼联则狂攻无果,比分一直维持到第90分钟。

这之后的一切,就不需要我再赘述。关键词就是贝克汉姆*2、谢林汉姆和索尔斯克亚。这一战,成功让当年26岁的索尔斯克亚(现曼联临时主帅)晋升为曼联传奇。波切蒂诺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27岁的波切蒂诺当时就在诺坎普的观众席上,和身边所有曼联球迷一样激动得手舞足蹈。1999年他效力于西班牙人队——巴塞罗那城另一支球队,决赛当晚他搞到了两张门票,于是邀请当时的队友托尼希梅内斯(现热刺守门员教练)一同前往观赛。

事实证明,不出钱搞到的球票基本都不太靠谱。波切蒂诺的座位实在不怎么样,勉强看完上半场后,他和同伙托尼计划趁中场休息时,找机会往VIP座位区蹭。

“我们开始在诺坎普的看台上四处打探,不一会儿,我们就瞄到了VIP区域旁的几个空座。”这描述听上去很有生活气息,“我们穿过座位发现上边还有空座,于是我们继续往上爬、爬、爬,一路爬到了主席包厢。那里正好有两个空座,我们就坐在那里看完了之后的比赛,那感觉棒极了。”占了便宜,你就低调些呗。“谢林汉姆在常规时间扳平比分时,我和托尼站起身大声喊叫,‘哇!这比赛太刺激啦!’”

这故事除了说明波切蒂诺与索尔斯克亚及曼联结缘甚早,还表明诺坎普的保安工作存在明显疏漏——老板座位上坐着两个陌生人,你也不管管。

比赛前,波切蒂诺用实力证明自己的英语水平绝不在索尔斯克亚之下(后者在英格兰前后至少待满16年);比赛后,他再次用实力证明自己的技战术能力其实也在这位曼联临时主帅之上。

尽管热刺一球小负,但整场比赛概括起来基本就是:热刺前场美如画,曼联后场德赫亚。这哪里是曼联赢球?明明是德赫亚战胜了热刺。

英国《卫报》、《独立报》及《每日邮报》都在体育头版位置刊登了一张德赫亚挥舞拳头的照片(只是拍摄角度不同),《卫报》评论员巴尼罗内在一旁不忘调侃:曼联只踢了60分钟的技战术,随后进入了门将表演时间。《每日电讯报》和《每日镜报》使用了同一张德赫亚扑救的照片,就连标题关键词也差不多:德赫亚,英雄主义,胜利——严重让人怀疑这两个记者有互相串通之嫌。逼格高出一筹的《》标题确是简洁明了:德赫亚帮助索尔斯克亚赢球,但调侃起来也丝毫不留情面:德赫亚上演个人秀,却说“这是真正的曼联”——这水平当波切蒂诺的英语写作老师,我看行。

就连赢球的索尔斯克亚自己也承认:“曼联青睐波切蒂诺,并非没有道理。”这话听来有些心酸,不仅自己的饭碗掌握在对手手里,难得抱怨两句也要看老板脸色。

如今功勋教头弗格森爵士身体康复,他又开始回到球场,在观众席上垂帘听政。弗格森早在3年前就表达过对波切蒂诺的喜爱之情,2015-2016赛季结束后的一次伦敦Mayfair高档午宴中,他还特意邀请波切蒂诺与自己邻席而坐。

俱乐部董事会议中,弗格森曾力挺波切蒂诺取代范加尔,但老板格雷泽却另有打算。他们认为聘请波切蒂诺风险巨大,毕竟他的执教履历中没有任何冠军奖杯。相反,他们坚信那个狂傲的葡萄牙人穆里尼奥才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事实证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穆里尼奥和大半支球队闹翻后,成功加入了以莫耶斯和范加尔为首的失败阵线联盟。目前的情况是,利物浦正在克洛普手下复苏,曼城已经拥有瓜迪奥拉DNA,就连阿森纳也看到了希望,曼联若此时不出手4000万截下波切蒂诺,只怕日后代价更高。毕竟如今早已不是1986年,曼联并非一头沉睡的雄狮,当然热刺也不再是徘徊于降级区边缘的弱鸡。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一段时间里,曼联几乎对热刺阵中的好球员形成垄断之势。他们想买谁就买谁,易如反掌。泰迪谢林汉姆、迈克尔卡里克和潇洒哥贝尔巴托夫陆续从白鹿巷转投老特拉福德。

近几年,曼联多次求购哈里凯恩、埃里克戴尔、凯尔沃克和丹尼罗斯均无疾而终。有趣的是,穆里尼奥下课前最后一段公开抱怨也与此有关:现在不如以前,曼联主帅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随意从热刺挑选球员了。

不仅因为近几年热刺的联赛排名经常在曼联之上,还因为英超联赛的财政收入发生了巨大变化。简而言之,热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钱,有钱自然就有了拒绝他人的底气。此时俱乐部主席丹尼尔列维就开始发挥威力。

列维是业内最厉害的谈判高手,弗格森说:和列维做生意,简直比“做髋关节置换手术还痛苦”。波切蒂诺也敬他三分:“其他俱乐部想和他做生意,那简直太难了。”波切蒂诺对此深有体会:他自己没有经纪人(意不意外?),去年5月和列维进行几次谈判后,便签下了5年长约,且合同中出人意料地没有买断条款。

2017年曼联曾千方百计想签下热刺后腰埃里克戴尔,列维表面上接受对方一次次报价,心里就压根没想过放人,他绝不会让一个自己想留的球员轻易离开。即便球员自己想走,他们也必须和列维斗智斗勇数十回,并不惜把罢训、诈伤、出走等计谋全用上。不信?你不妨去搜搜贝尔、莫德里奇和贝尔巴托夫的陈年往事。顺便提一句,弗格森其实早些年就想签下莫德里奇,红魔最终未能如愿,据说主要因为老爵爷无法忍受再次与列维正面谈判。

比赛后,媒体将焦点全部瞄准了索尔斯克亚。这一波6连胜,倒帮热刺新闻官Simon减轻了工作负担,波切蒂诺与曼联的绯闻至少可以冷却一阵。这反而给了波切蒂诺思考未来的时间,就在几周前他还抱怨俱乐部转会预算有限,没法保障热刺板凳深度——毕竟建造新球场需要还上10亿英镑的贷款。

听着耳熟?是的,温格在阿森纳的下坡路就是从当房奴开始的。酋长球场距离热刺大本营也就4站路,波切蒂诺嘴上不讲,只是出于礼貌和尊重。